将太子丹派到了赵国做人质

提到太子丹,我们会想到这个命运稍显得悲剧的燕国太子。他是燕国的太子,一生却几经坎坷,沦落在赵国、秦国等地做人质,他被父王利用,是国家之间较量的一颗棋子,又被父王出卖,作为讨好秦国的一件物品。总之,他的一生十分坎坷。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悲凉的歌声经过千百年的传诵,依旧回荡在人们的耳边,荆轲刺秦的故事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荆轲虽说是个刺客,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荆轲很显然不是个好人,因为他奉命去杀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人,于道义和道德上都是要受谴责的,但是在当时荆轲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在向人昭示着,作为春秋时期的一个士人,他用自己的行为完美地诠释了春秋的大义。

这出刺秦的大戏,背后的指使者就是太子丹。太子丹,出生的年月不详,姬姓,名丹,燕王喜的儿子,战国末期燕国太子。当时秦已攻灭韩、赵等国,次将及燕。燕国没有办法只有将太子丹送到秦国做人质。不知道是燕王喜不怎么喜欢这个太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太子丹不是特别受到燕王喜的喜欢,燕王喜在早期时候,将太子丹派到了赵国做人质。也就在这个时候,太子丹遇到了嬴政。

此时的太子丹和嬴政还是连个年少无知又懵懂的少年。秦皇曾经滞留赵国,燕丹也作为燕国的人质而滞留在赵国,几乎一样的境遇,拉近了他们的心理距离,他们在少年时期的经历是如此相似,一见如故的两人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他们讨论赵国有趣的事情,讲述自己的有意思的经历,甚至还会谈到国家之间的争斗,国家之间的势力,将每个国家的实力和当今各个诸侯国之间的关系,强弱对比,分析得头头是道。他们甚至还憧憬着有一天能够一统天下,挥斥方遒。少年时期的梦想,总是单纯又美好的,他们的天真的笑声回荡在赵国的山水之间,转眼间两人又因为各自的使命而不得不分开。

再见面时,已经物是人非。秦始皇和太子丹就是在赵国相识的,这样看来两个人还算是知己,但是当太子丹在后来又来到秦国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嬴政再也不是当初与自己谈天说地的伙伴了,他此刻正坐在君王的宝座上,实现了他当初的诺言,他看自己的眼神里多有几分疏远,好像从未见过太子丹一样,此时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而再看看燕太子丹,自己虽说是太子,但是自己的身份跟地位实在是太低了。久别重逢,很多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友之间也因为距离的原因,而变得疏远了。嬴政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地和太子丹谈天说地的少年了,一统天下,这个两位少年曾经做过的梦,在嬴政身上已经实现,而太子丹站在秦国的宫殿上,他永远只能看着高高在上的嬴政,但是到了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是朋友,而是君臣甚至是敌人。

在没有到秦国做人质之前,太子丹还对两人的关系有所憧憬和期待,他期盼着赶紧见到这个令他高兴的伙伴,或许他们可以有更多的话题去聊,或许还能够一起逐鹿中原。当年相处得十分要好的嬴政,此时已经是秦国的国君,自己和燕国也应该一起沾点光。他这样想着,却不知道,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很多事情都会改变,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再见面,嬴政已经不叫嬴政,而是被称为秦始皇。众人口中的他,无情又冷酷,太子丹来到这里,不仅没有受到礼遇,还形同囚禁,太子丹无法忍受嬴政这样对待自己,他对秦始皇提出了要回国的要求。但是被嬴政无情拒绝了,秦皇发出毒誓说,除非“天雨栗,马生角”。

除非天上下栗,马儿长出犄角,否则太子丹就别想回去。嬴政发的毒誓,无论如何也实现不了,燕太子丹从此就对秦始皇心怀怨恨,由此才有了后来“荆轲刺秦”的故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