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来援助的特洛伊的军队首领有阿德拉斯托斯及

Hellen在Troy平安地住了下去,后来她和帕Rees移住到她们的王宫里。
人民对他的过来慢慢地适应了,并表彰他的姣好和动人。由此,希腊共和国(Ελληνική Δημοκρατία)人的战
船现身在Troy的海岸时,城里的居住者也不再像此前那么恐惧了。
带头大家考察了城市居民和承诺前来补助的同盟国的力量,认为有把握对付
希腊共和国(Ελληνική Δημοκρατία)人。他们精晓,神衹中除了阿佛洛狄忒以外,还会有战神阿瑞斯、太阳神Apollo和万神之父宙斯站在他们这两只。他们愿意借助神衹的维护守住城
市,并击退围城的枪杆子。
国君普里阿摩斯虽已年迈,不能够应战,但他有五十多少个外孙子,个中二十一个孙子是赫卡柏所生。那些外孙子都年轻有为,最优异的是赫克托耳,其次是
得伊福玻斯。别的还会有预言家赫勒诺斯、帕蒙、波吕忒斯、安提福斯、希波
诺斯和帅气的Troy罗斯。在他的身旁还会有两个可爱的姑娘,即克瑞乌萨、
劳Dick、卡珊德拉和波吕克塞娜,她们在千金时就以美艳优良而老牌。部队
早就踏向战役状态。赫克托耳担任最高统帅,教导全军迎敌。辅佐他的是达
耳达尼亚人埃涅阿斯,他是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女婿,克瑞乌萨的孩他爹,女神阿佛洛狄忒和老英雄安喀塞斯的外孙子。安喀塞斯是Troy人引为骄傲的先
辈。其余一支部队的主帅是潘达洛斯,他是吕卡翁的孙子,曾经猎取阿波罗赠送的神箭,以善射着称;前来帮助的Troy的军旅首脑有AdelaStowe斯及
其兄弟安菲俄斯;阿西俄斯及其儿子阿达玛斯和弗诺索菲亚;来自Larry萨的希
珀托乌斯和彼勒俄斯,他们是刑天的后人;安忒Noel和伊庇玛达斯的幼子阿
革诺耳、阿尔席洛库斯和阿卡玛斯;皮赖克墨斯、弗莱迈纳斯、荷Calvin Klein Collection斯及
其兄弟埃庇斯特洛福斯;克洛密斯和恩诺摩斯是密西埃援军的法老;福耳库
斯和阿斯卡尼俄斯是夫利基阿援军的特首;墨斯忒勒斯和安提福斯是梅俄尼
恩援军的特首;纳斯忒斯和安菲玛库斯手足是Gary亚援军的总领;吕喀亚人
萨耳佩冬和格劳库斯也领兵前来扶助,他们是无私无畏柏勒洛丰的六个外甥。
希腊共和国人已在西革翁和律忒翁半岛间的海岸登入,扎下一座座绵延的营
房,看上去像一座城市。他们把战车拉上岸来,整齐地排列成行;各支队容的战船按拖上岸时的主次次序排成纵队。船只下都用石头垫着,免得船底受
潮腐烂。 在双边交锋前,希腊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reece)人惊奇地招待了一人远道而来的贵宾,那是密西
埃圣上忒勒福斯。
他曾慷慨地帮手过希腊语(Greece)人,因被阿喀琉斯用矛刺伤,难以治愈,连珀
达里律奥斯和马哈翁给他的药也不能够见效,所从疼痛难忍。他便求助于阿Polo的神谕,答复是:独有刺中她的矛才具治愈他的口子。就算神衹的应对隐
晦曲折,但忒勒福斯依旧乘船追上了希腊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reece)战船。在斯卡曼德河斯河口,他吩
咐随从抬他上岸,来到阿喀琉斯的营帐。年轻的阿喀琉斯看到国君伤心的样
子,心里很难熬。他把矛拿来放在天皇的脚边,但他不领会如何用它医疗已
经化脓的口子。铁汉们围着皇上不知如何是好。照旧智慧的奥德修斯想出了
办法,派人把随军的两位先生请来,向她们求教神谕的内涵。
帕达里律奥斯和马哈翁应召赶来。他们听到阿Polo的神谕,那四个阿
斯克勒庇俄斯的保有灵性的幼子,登时明白了它的味道。他们从阿喀琉斯的
矛上挫下一些铁屑,小心地敷在口子上,顿时出现了神迹:铁屑刚刚撒入化
脓的口子,伤疤便在英勇们的后边愈合了。过了多少个小时,高雅的国君忒勒
福斯便能行进了。他向二个人勇猛一再道谢,并祝希腊(Ελλάδα)人民代表大会战顺遂,然后上船,
离开了她们,因为她不想亲眼看到这一场在她亲热的爱人和他所热爱的亲属之
间产生的战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