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县的数据同时出错,安康市平利县文旅局新闻宣传报道旅游收入严重失实问题

日前,陕西安康下辖的平利、宁陕两县“五一”小长假期间旅游收入分别达到8.2亿和13.99亿,人均消费约6千?日前,有网友对这两县的“五一”旅游收入数据提出质疑。之后,平利县相关报道经修改后,原来的“8.2亿元”变为了“0.82亿元”,宁陕县的“13.99亿元”,变成了“1.399亿元”,缩水至十分之一。

陕西省纪委监委近日刊发的消息披露,安康市平利县文旅局局长袁守波因该县去年五一时期的“旅游收入0.82亿写8.2亿”数据失实事件受到影响,另外,出错新闻宣传报道的撰写者已被明确为临聘人员。

两县的数据同时出错,出错均在收入一项,出错方式均是小数点错点一位,不能排除一种可能:这系网站编辑一时“手滑”所致。至于为什么两县的出错方式如此一致,只能说这个概率不太高的巧合,就是发生了,天下之大,何事无有?

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将其称之为“安康市平利县文旅局新闻宣传报道旅游收入严重失实问题”:2018年5月,该局临聘人员在起草“五一”期间旅游市场新闻稿时,未经核实就采用了“旅游综合收入8.2亿元”信息,该局旅游服务中心主任万子平、该局局长袁守波未经认真审核即同意刊发。此篇写有与实际旅游综合收入相差10倍内容的新闻稿刊发后造成不良影响。2018年5月,袁守波受到诫勉谈话处理,万子平受到政务记过处分,有关工作人员受到责任追究。

很显然,网民的担心更多指向另一种可能:会不会是数据造假,在被质疑后又修改了?十倍的造假幅度,确实足够刺激眼球。倘若是这种可能,那就不是笔误所能轻描淡写了。网站里的数据,倘若与政府正式文件里的数据一致,成为政绩一部分,乃至变成决策依据,影响之大,远不是在舆论场上当一回热点那般简单了。

在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前,平利县纪委监委同样发布于今年5月的通报也涉及这起事件:2018年5月,平利县文旅局旅游服务中心主任万子平对工作人员撰写的反映平利“五一”小长假期间旅游市场情况的宣传报道稿件未认真审核把关,致使有关数据出现错误的宣传报道稿件被公开发布,造成不良影响。2018年5月,县监委给予万子平政务记过处分。

但愿网友是多虑的。但谈到数据造假,实在是当今舆论场的敏感点。近些年,造假之风颇令人瞠目结舌。2017年,辽宁、内蒙古、天津等地相继曝出经济数据作假,有的地方甚至是持续多年系统性、大幅度的造假。那么网民对于两县显著异常又错误类型高度一致的数据有所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平利县纪委监委通报认为,万子平履责不到位,导致旅游宣传报道出现失误。

按行政决策的逻辑环节来说,吹牛理当要上税的。数字报上去了,还需在各个环节筛一遍。收入报上来了,税务系统需要核对应税数字能不能对上,人大也要以税款为依据审议相应盘子的财政预算,最后财政决算时再核对财政款项花费花在何处。如此一串链条,只要有效运转,那么一处作假,在下一个环节必然付出代价,多报上去的收入,需要统计人员自掏腰包也好、东拼西凑也好,总得将窟窿填上。如此一来,吹牛上税,还怎么吹牛!

2018年5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了“陕西平利、宁陕两县五一小长假旅游数据疑造假”一事,其中平利方面对“旅游收入0.82亿写为8.2亿”的原因介绍为:统计人员给写稿人员报的时候本来是0.82,报成了8.2,审稿的分管领导在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没有认真把关审核。

然而网民的担心,恰是在见多了造假之后,对数据信心的折射。从已经曝出的案例来看,很多地方这套运转逻辑已经失灵,吹牛恰恰是无需上税的,相关责任人,在造假的过程中也未得到及时有效的问责。就以两县的旅游收入为例,倘若不是显著失常,如果只是“酌情掺水”,民众何从知晓,又何从监督?与其说民众担忧数据本身,倒不如说担忧数据的产生及应用语境,它到底具有多大意义上的决策价值和参考意义,并可以被有效镶嵌在行政链条上?

当时,安康当地多家媒体及政府网站刊发的报道显示,平利2018年五一小长假游客数量为13.7万人次,宁陕游客为21.4万人次,两县以合计35.1万人次的游客提供了22.19亿元旅游收入。而根据安康市旅发委统计的数据,安康全市三天接待游客305.41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方达到18.94亿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