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丢斯率领部队攻打第四座城门

墨诺扣斯献出了友好的生命,神谕实现了。克瑞翁竭力忍住了伤感。
厄忒俄克勒斯则指挥六位元首把守七座城堡,使得每一处轻松遭逢攻击的地点都有人看守。亚各斯人开端进攻了。一场进攻和防守战初阶了。双方喊声震天,
战歌嘹亮,号角嘶鸣。女猎手阿塔兰忒的孙子帕耳忒诺派俄斯冲在最前方,
指点他的大军以盾牌掩护,攻打第一座城门。他的盾牌上画着他的亲娘用飞
箭制服埃托阿瓜斯卡连特斯野猪的图像;预见家安菲阿拉俄斯冲到第二座城门下。他在
战车的里面装着献祭的供品。他的盾牌上未有装修,也远非任何图案和色彩。希
波迈冬攻打第三座城市。他的盾牌上画着百眼圣人阿耳Gosse看守着被赫拉形成雄性牛的伊娥的图像。堤丢斯引导部队攻打第四座城门。他在盾牌上画着一
张毛烘烘的狮皮,左手野蛮地摇荡着一支火把。被发配的天骄波吕丢刻斯指
挥攻打第五座城门,他的盾牌上画着愤怒的骏马。卡帕纽斯指导战士来到第
六座城门下。他还是夸耀他得以和战神阿瑞斯试比高下,他的盾牌上画着二个举起城墙、将它扛在肩上的高个子。最终,一座城门,也便是第七座城门,
由亚各斯的皇帝AdelaStowe斯攻打,他的盾牌上画着一百条口里衔着底比斯
小孩子的巨蛇。
当七支部队逼近城门时,他们投石射箭,摇荡长矛,但首先次进攻遭
到底比斯人的生硬的抵御,亚各斯人被迫后退。堤丢斯和波吕尼刻斯大声命
令:“步兵、骑兵、战车一齐向城门猛攻啊!”命令传遍了全数部队。亚各斯
人重新振奋起来,英姿勃勃地倡导强攻,然而又屡遭迎面痛击,一排排人死
在城下,血流成河。
那时,亚加狄亚人帕耳忒诺派俄斯像旋风般冲向城门。他大声叫嚷着,
要用火和斧子砸毁并焚烧城门。底比斯人珀里刻律迈诺斯预防着城门,他见
对方冲来,命令把铁制的防护墙拉开,正好容得下一辆战车进出,然后猛地
砸下去,把帕耳忒诺派俄斯砸死在城下。在第四座城门前,堤丢斯暴怒得仿佛一条游龙。他飞速地摇摆着饰以羽毛的帽子,手上摇荡着盾牌,发出嗖嗖
的鸣响,另三只手向城上投掷标枪,他周边的战士也把标枪像雨点般朝城上
掷去,底比斯人不得不从城邑边后退。正在此时,厄忒俄克勒斯赶到了。他
集结了新兵,指点他们回去城堡边,然后又每一种巡回城门。他看出气急败坏
的卡帕纽斯扛来一架云梯。卡帕纽斯放肆夸口,就算是宙斯的雷暴也无法阻
止他打下城堡。他把云梯靠在墙上,以盾牌作保险,冒着城上海飞机创建厂来的石头,
勇猛地向上攀爬。那时宙斯亲自来惩罚这么些跋扈之徒。他刚从云梯上跳到城
头时,宙斯用炸雷劈他,雷声震得天下动摇,他的四肢飞散,头发燃烧,鲜
血迸溅。 君主AdelaStowe斯以为那是宙斯下令反对他们攻城的预告。他指导士
兵离开战壕,下令撤退。底比斯人及时乘着战车或步行从城里冲出去。他们
感激宙斯降下的福分。一场混战后,底比斯人民代表大会获全胜,把仇敌驱赶到非常远的地点,然后才退回城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