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交叉科学学科门类因此而失去了应有的发展空间

近邻跨学科研究促进了数学自然科学的内部整合和哲学社会科学的内部整合,而远缘跨学科研究则促进了包括数学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所有科学部类在内的整个科学知识体系的大整合。

跨学科和与其密切相关的交叉学科、交叉科学等术语在中国的传布已有30多年时间,早已引起科学技术管理、教育管理部门的关注和重视。在现有的课题申报、成果报奖、学科专业设置、图书资料分类等各种目录中,均没有专设“交叉科学”这一大类,大部分交叉科学学科门类因此而失去了应有的发展空间。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和《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同样没有给来源于远缘跨学科研究的交叉科学赋予应有的科学地位。《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除纵向切分的学科设置方式之外,还应该以某种方式增加现有学科之间的横向联系,如设置具有整合功能的“交叉科学”学科门类,将具有交叉科学属性的一级学科既置于原学科门类之中,同时又置于“交叉科学”学科门类之中。

研究;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科学知识;数学

交叉科学;学科;教育;课程;研究生;数学;哲学;需要;科学技术;管理科学

近邻跨学科研究促进了数学自然科学的内部整合和哲学社会科学的内部整合,而远缘跨学科研究则促进了包括数学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所有科学部类在内的整个科学知识体系的大整合。

跨学科和与其密切相关的交叉学科、交叉科学等术语在中国的传布已有30多年时间,早已引起科学技术管理、教育管理部门的关注和重视。然而,跨学科的研究方向、研究项目虽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支持,但学科跨度、支持力度明显不足。为了推进跨学科研究的广泛、深度开展,今后需要进一步强化相关对策。举其要者,有以下三项。

学科是具有特定研究对象的科学知识分支体系。中文里的“跨学科”概念,译自英文的interdisciplinary。这个英文词汇由前缀inter(介于……之间,介入,中间)和名词discipline组合而成。最先使用interdisciplinary一词的学者,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实验心理学家吴伟士(R.
S.
Woodworth,1869—1962)。1926年,他在美国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的一次会议上指出,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是多个学科的集合体,有责任促进和组织两个或两个以上学科的研究者在合作的基础上进行跨学科研究。

制度安排

现在人们广泛热议的跨学科,简而言之,就是指超出单一学科范围的学术研究现象或行为。17—18世纪,在西方学术界形成数学、物理学、化学等学科概念的早期阶段,就出现了萌芽状态的跨学科研究。法国数学家笛卡儿(1596—1650)用代数方法解决几何作图问题,将代数学中的方程式与几何学中的曲线、曲面联系起来,创立了解析几何学。这是数学领域内部的跨学科。俄国科学家罗蒙诺索夫(1711—1765)在科学实践中将物理学方法引入化学研究之中,著有《真实物理化学概念》一书,首创“物理化学”这个术语。此为自然科学领域物理学与化学之间的跨学科。20世纪中期以来,随着学科数量的持续增多和研究对象综合化程度的增强,风生水起的跨学科研究开始成为科学领域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迄今为止,对于因远缘跨学科研究而形成的交叉学科以及由交叉学科汇聚而成的交叉科学,在多数人的观念中只是一种笼统的称谓,并没有认识到它们在科学知识体系整体化过程中的特殊地位和作用,也没有将它们在整体上视为科学知识体系中一个具有相对独立性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应管理制度的调整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现有的课题申报、成果报奖、学科专业设置、图书资料分类等各种目录中,均没有专设“交叉科学”这一大类,大部分交叉科学学科门类因此而失去了应有的发展空间。

跨学科元研究:彰显跨学科研究的特殊意义

在历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年度课题指南》中,除归入自然科学资助范围的生态学、管理科学、环境科学和归入社会科学基金资助范围的统计学、体育学之外,绝大部分交叉学科、交叉科学学科门类均难以登堂入室,从而无法在研究上获得名正言顺的资金支持。进入21世纪以来的项目指南立项指导思想中,尽管已经增加了“注重新兴边缘交叉学科和跨学科综合研究”、“鼓励开展跨科学部的学科交叉研究”等文字,实际上能够列入资助范围的只是一些近邻跨学科课题,还不是涉及数学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两大知识板块的远缘跨学科课题。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和《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同样没有给来源于远缘跨学科研究的交叉科学赋予应有的科学地位。

跨学科研究,一方面使数学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这两个知识板块内部的学科在相互渗透中形成了大量的边缘学科(如计算力学、化学物理学、地球化学等),另一方面又使数学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学科在相互交融中形成了一系列交叉学科(如科学哲学、技术伦理学、工程社会学、数理语言学等),所有交叉学科的集合即为交叉科学。边缘学科和交叉学科都来源于跨学科研究,前者是近邻跨学科研究的产物,后者是远缘跨学科研究的产物。近邻跨学科研究促进了数学自然科学的内部整合和哲学社会科学的内部整合,而远缘跨学科研究则促进了包括数学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所有科学部类在内的整个科学知识体系的大整合。

相关管理制度的缺失,必然会束缚跨学科研究的发展。在课题申报、成果报奖等各种“同行”评审活动中,交叉性课题、成果由于难以找到足够数量严格意义的“同行”,且难以得到传统学科的普遍认同,会受到某种程度的不公正对待。今后,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一切热心于跨学科的研究者仍要坚持不懈地利用各种时机、场合、渠道为跨学科研究和交叉科学呐喊造势,唤起各有关方面的充分重视,为交叉科学真正进入管理环节而重新作出制度安排。《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除纵向切分的学科设置方式之外,还应该以某种方式增加现有学科之间的横向联系,如设置具有整合功能的“交叉科学”学科门类,将具有交叉科学属性的一级学科既置于原学科门类之中,同时又置于“交叉科学”学科门类之中。在远缘跨学科和交叉科学及其学科门类获得应有地位之前,应当争取为远缘跨学科课题、成果建立申报评审的“绿色通道”,使之得到实质性的鼓励和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