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这种对西方现代性和理性的批判,北京大学教授 仰海峰

首先,从大的历史发展进程来说,后现代主义反对理性的和进步的历史观,认为这种线性的历史观过度注重发展,而忽视了历史中的许多其他重要因素,比如人性和审美。

自20世纪50年代末,西方思想界出现一股声势浩大的“后现代主义”思潮,波及哲学、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

后现代主义;启蒙精神;西方;现代社会;史学界

批判;后现代主义;反思;思潮;西方

利奥塔在1979年出版的《后现代状况》中言简意赅地概括了“后现代”的特征,即质疑元叙事。这里的元叙事就是通常所说的“宏大叙事”,主要指从德国古典哲学传统和法国启蒙运动传统中衍生出来的“思辨理性的宏大叙事”、“科学知识的宏大叙事”和“人性解放的宏大叙事”,其核心是理性。德里达因提出“解构”的概念也被认为是一位后现代主义大师。德里达首先解构的是他称之为“逻各斯中心主义”的西方形而上学传统,而“逻各斯”一词的内核也可以被理解为理性。在某种意义上,后现代主义的主要特征就是反对理性。以历史学为例,后现代主义的影响大致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从大的历史发展进程来说,后现代主义反对理性的和进步的历史观,认为这种线性的历史观过度注重发展,而忽视了历史中的许多其他重要因素,比如人性和审美。其次,从历史编撰的角度看,后现代主义否认传统所理解的历史的客观性和真实性,认为历史撰述与文学写作在本质上并无二致,这基本上动摇了历史作为一门“科学”的基础,甚至可能走向不可知论。

北京大学教授 仰海峰

后现代主义首先是对西方现代性弊端的批判与反思。现代性的核心价值观是理性主义。在19世纪的欧洲,人们普遍认为,凭借理性可以洞察宇宙、自然与社会的一切奥秘,人类也可以借此日臻完善。不过,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理性却愈发显现出其内在的弊病。比如,大工业发展导致的环境恶化,大机器生产造成的人的异化,追求物质带来的道德沦丧,还有一触即发的战争危机,等等。这些都让人对现代社会的发展产生质疑。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的相继爆发,以及纳粹对犹太人实施的惨绝人寰的种族屠杀,这更让人质疑现代文明的本质。斯宾格勒在1918年出版的《西方的没落》就对西方文明作出了总体反思,我们在茨威格写于1939年到1941年间的《昨日的世界》中,也可以感受到他对欧洲现状的深切忧虑。因此,有人把现代社会的弊病都归咎于理性,甚至认为理性已经成为制约人类自由发展的枷锁,现代性工程因而已经完全失败。这种对西方现代性和理性的批判,为后现代主义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厦门大学教授 陈嘉明

应当辩证地看待后现代性与现代性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地断言后现代主义就是对现代主义的否定。当然后现代主义也分为激进派和温和派两种,对激进的后现代主义者来说,现代社会完全是虚无的,没有意义可言。其实,在温和的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后现代主义恰恰是要提供其他的可能,为现代社会的发展给出替代性方案。如何看待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关系,齐格蒙特·鲍曼的观点值得我们借鉴。鲍曼认为,后现代性是现代性的成年,也就是说,后现代性并不必然意味着现代性的终结,以及对现代性的怀疑和抛弃。后现代性最多或者不过是一种由于不喜欢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并感受到变革的冲动,因而长久地、专注地、严肃地反观自身,反观自己的状况和以往行为的现代精神。

山东大学教授 徐艳玲

后现代主义自20世纪80年代引入中国学术界以来,首先在文学界和艺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我们从当时很多文学作品、影视剧和绘画中都能看到一种风格的转变。记得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中国银幕上出现了不少被称作“荒诞片”的类型电影。这些影片的上映,在国内曾引起了很大争议。到世纪之交时,大众文化领域又掀起了一阵后现代热。在史学研究领域,后现代主义影响的显现大致也出现在世纪之交,当时一个重要的事件是史学界围绕何伟亚那本具有明显后现代研究取向的著作《怀柔远人》展开的争论,这引发了人们对传统史学编撰、史料的价值、历史文本的解读乃至历史学性质的激烈讨论。21世纪以来,随着史学界对后现代主义认识的增强,历史学家更多地对之持批评态度,但一些学者也主张对之采取理解的态度,看到它的可取之处。当前,史学界对于后现代主义的争论基本趋于平静,针砭也好,赞誉也罢,都不会再出现过激的话语。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陈慧平

就西方的社会文化背景而言,后现代主义提出的反体制、反理性口号有其价值,因为这些口号直指现代资本主义文明的诸种弊病,但它们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因为我们没有产生后现代主义的那种特定的文化和语境。当下中国所需要的是始终符合中国现代化发展实际的启蒙精神,它决不是对西方启蒙思想的简单重复,而是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历史进程中,实现辩证地扬弃,追求更高层次的思想启蒙,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中国文化的主流,依然是沿着启蒙的轨迹,去实现人的解放。哈贝马斯曾经说过:“启蒙哲学家希望用不断积累起来的专业文化丰富日常生活,也就是说,理性地组织日常的社会生活。”对于身处现代性中的千千万万中国大众来说,这一理想不但真实而且迫切。

图片 1

不过,当前的中国确实存在着后现代主义思潮。以史学界为例,后现代主义思潮的主要表现是历史研究的碎片化和历史虚无主义。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微观研究并不等于碎片化,因为微观研究的目的是将被忽视的东西展现出来,或者以“见微知著”的方式从个体性中揭示出一些普遍性来。而碎片化却反对历史的科学性,以及历史的人文价值和美学价值。与之类似,历史虚无主义的特点也是去价值化,它试图消解一个社会主流的历史观和历史经验。而正确的历史观和历史意识对于一个社会的成熟和稳定是不可或缺的,从这一点来看,历史研究的碎片化和历史虚无主义都是不可取的。

自20世纪50年代末,西方思想界出现一股声势浩大的“后现代主义”思潮,波及哲学、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至20世纪80年代,随着一些著作的翻译,后现代主义思想被译介入中国,并引发激烈争论。后现代主义以其“反思性”、“批判性”为一些学者所关注。然而,后现代主义思潮倡导的解构主义、反理性主义等思想所带来的负面效应也引起了更多学者的儆醒。本期“学海观潮”邀请学者就“后现代主义思潮”进行深入辨析,对其“反思性”进行再反思,对其“批判性”进行再批判。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资本主义制度危机的产物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各位看来,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具有哪些特征?

仰海峰:后现代主义思潮,其根本主旨是对西方现代主义的批判。这些批判可以归结为几个重要的主题:第一,对西方现代主义思想的内核,即对理性主体的批判与解构。第二,继对理性主体的解构,还开启了对传统哲学中与之相关的其他概念如自然、本质、真理、同一性、总体性等的批判与解构,比如齐泽克从拉康出发对“真理”的反思,力图揭示本质、真理等的空洞性特征。第三,对“存在”的批判。这是由海德格尔引起的问题。对“存在”的批判,构成了后现代主义思潮的重要内容,德里达的《马克思的幽灵》对此进行了充分的讨论。

徐艳玲:后现代主义是启蒙运动之后,人们在整个思维模式、精神面貌和生活态度方面所进行的一次思想革命。在法国的米歇尔·福柯、雅克·德里达,美国的利奥塔、福科、伽达默尔等这些代表性的后现代主义思想家的相关著述中,后现代主义思潮可以归纳为四个较为典型的特征:反主体性、反总体性和同一性、反理性至上、不确定性。

陈嘉明:后现代主义思潮的这些特征,从根本上说是对现代西方哲学追求某种普遍性的、基础性的“第一原理”的柏拉图主义传统的反叛。在利奥塔的“后现代就是不相信元叙事”的经典命题中得到集中体现。他把现代性的基本特征等同于制造并相信某些“元叙事”,在其《后现代状况》一书中,疾呼“向整体性开战,恢复差异的名声”。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看待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产生的时代及社会背景?

徐艳玲:后现代主义是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形态,是对后工业社会的反映。在这一时期,资本主义在科学、教育、文化等领域经历了一系列根本性的变化,如物质世界充分发展,人的世界不断贬值;自然科学突飞猛进,人文科学日趋堕落;人类主体性急剧膨胀,个体的人日趋消解。这些变化表明它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次断裂。作为一种西方社会思潮的后现代主义,反映了人类对现代社会中的感受及其反思。西方现代社会是一个物质和技术至上的时代,人的自由和自主受到了压抑。西方现代化进程使理性走向了它的对立面,使自由走向了压迫和统治。所以,这些后现代主义者们要求用新的价值体系去克服西方现代话语和实践的缺陷,呼唤新的概念范畴、思维方式和写作方式。由此观之,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存在和发展深深根植于当代资本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之中,是当今资本主义制度各种危机的产物。

仰海峰:从社会情境来说,后现代主义的产生与对组织化资本主义的批判有内在的关系。从简单的时代与思想之间的关系来看: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到20世纪60年代,这是组织化资本主义社会时期,这一时期虽然思想家已经开始全面批判西方现代思想,但他们更多是在理性的背面形成了新的哲学论述或思想表达。在此之后,后现代主义思潮开始在发达国家传播开来。这一思潮体现了在反抗组织化社会及其精神倾向时的非总体性的、非确定性的价值取向。特别是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随着消费社会的全面展开和电子计算机时代的来临,这样一种非中心的、非本质的、非总体性的观念,成为后现代主义思潮的重要思想内容。

解构有余 建构不足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评价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对现代性的批判?

仰海峰:西方后现代主义一开始有着否定的含义,意为现代主义的衰退。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这个概念逐渐取得了肯定的含义,一些学者开始把它看作是对现代主义压迫的反抗,是一种积极的思想观念。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思想家,如苏姗·桑坦格、莱斯利·费德勒等。即使有这样的力挺,有学者还是认为后现代主义是一种保守思想的当代体现。哈贝马斯在《现代性:一个未完成的规划》一文中认为,第三种保守主义——“青年保守主义”是站在现代性的立场上反对现代性,这种保守主义最易与前现代的残余纠缠在一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