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朝廷就在景德镇建立了专烧宫廷官府用瓷的官窑,元代景德镇窑在延续传统青白瓷生产的同时

公元十三世纪后期,兴起于北方草原的蒙古族统治者逐步统一了中国,建立了我国古代史上的统一多民族王朝——元朝。元朝的建立结束了之前长达几个世纪的,宋、辽、金、西夏等政权分裂对抗的历史局面,客观上为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创造了条件。为了满足经济、军事以及自身享乐生活的需要,元代统治者重视手工业生产的发展,无论官办还是民办手工业,其生产规模和产量都远在宋、金之上。此外,元代中外交通发达,对外贸易兴盛,帝国庞大的版图使得国内市场更为扩大,在官府的重视和国内外消费市场的双重刺激下,制瓷业作为元代最重要的手工业行业亦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展现出“承前启后”的历史新貌。

图片 1

在前代宋金时期瓷业生产大发展的基础上,元代南北方各地的许多传统制瓷窑场,如景德镇窑、龙泉窑、钧窑、磁州窑等,不仅仍在大量生产传统产品,而且为满足国内外市场的庞大需求,烧造规模更为扩大,精细产品亦大量涌现。除上述几大窑场之外,元代山西地区的霍州窑、临汾窑及晋北地区诸窑场,陕西的耀州窑、浙江的金华铁店窑、江西吉州窑等,不仅也有一定的烧造规模,且产品很有特色。而在这些广泛分布于南北方各地的元代瓷窑中代表元代制瓷成就的无疑还是景德镇窑。

明代陶瓷发展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景德镇成为全国制瓷业的中心。在宋、元制瓷成就基础上,早在明初,为满足宫廷日常生活、祭祀活动、内外赏赐或官办贸易活动对瓷器的巨大需求,朝廷就在景德镇建立了专烧宫廷官府用瓷的官窑。生产御用瓷器的官窑,无疑会占有景德镇最好的制瓷原料,拥有最优秀的工匠,且烧造不计工本。据清康熙《浮梁县志·陶政》记载,明代景德镇御窑厂内分工精细,设有“大碗作、酒锺作、碟作、盘作……西碓作”等23个作坊,有工匠三百余人。官窑平时由饶州府的官吏管理,每逢大量烧造,朝廷都会派宦官到厂督陶。终明一代,景德镇官窑受命烧制了数量巨大的御用瓷器,如《大明会典》卷一九四的记载,宣德八年,为满足尚膳监的需要,一次就要烧造龙凤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又如成化年间御窑厂“烧造御用瓷器最多且久,费不赀”。
在御窑厂集能工巧匠,不计工本,大力创新的同时,国内外贸易的繁荣使景德镇民窑制瓷业也十分兴盛。官民并举,推陈出新,继元代青花、釉里红等釉下彩瓷烧成之后,明代景德镇又烧造出了斗彩、五彩、素三彩、矾红彩、黄地绿彩、黄地紫绿彩、黄地红彩、白地绿彩等诸多彩瓷新品种。此外,甜白釉、祭红釉、祭蓝釉、仿官釉、仿哥釉、黄釉、紫釉、绿釉、洒蓝釉等各种高低温颜色釉瓷器的大量烧造,标志着景德镇陶瓷工匠们已完全掌握了各种金属元素的呈色技艺。明代景德镇陶瓷工艺的进步与艺术风格的多样化,在中国陶瓷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景德镇成为全国制瓷中心的同时,明代南北方各地还有一些制瓷窑场,不仅仍有着很大的生产规模,而且还结合自身的工艺传统与原料特点,烧造出大量具有自身窑口风格的产品,如浙江龙泉窑的青瓷、福建德化窑的白瓷、江苏宜兴窑的紫砂陶、广东石湾窑的釉陶、山西窑口的琉璃器等,它们与景德镇窑一起共同构成了明代陶瓷发展多姿多彩的历史面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