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丘比特在奥林匹古时候,老头子说

古时候,在弗里基亚山国有两棵树,这两棵树被远近所有的农民指为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也是难怪的。因为一颗菩提树和一棵橡树,却长在同一根树干上。这个故事说明了神的法力是广大无边的,同时,也说明神对于谦恭和诚敬者的报酬。

古时候,在弗里基亚山国有两棵树,这两棵树被远近所有的农民指为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也是难怪的。因为一颗菩提树和一棵橡树,却长在同一根树干上。这个故事说明了神的法力是广大无边的,同时,也说明神对于谦恭和诚敬者的报酬。有时候,当丘比特在奥林匹古时候,在弗里基亚山国有两棵树,这两棵树被远近所有的农民指为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也是难怪的。因为一颗菩提树和一棵橡树,却长在同一根树干上。这个故事说明了神的法力是广大无边的,同时,也说明神对于谦恭和诚敬者的报酬。

有时候,当丘比特在奥林匹斯山上吃腻了仙品琼浆,听烦了阿波罗的七弦琴,看厌了格拉斯三女神的燕舞,他就化成凡人,跑到人间,来找点冒险刺激。他最喜欢的旅伴是风趣机伶的默格利。丘比特在这格外特别的旅行中,他决定去看看弗里基亚的人民如何款待远客。殷勤的招待,对丘比特而言,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异乡的流浪汉,经常都受到他的保护。

有时候,当丘比特在奥林匹斯山上吃腻了仙品琼浆,听烦了阿波罗的七弦琴,看厌了格拉斯三女神的燕舞,他就化成凡人,跑到人间,来找点冒险刺激。他最喜欢的旅伴是风趣机伶的默格利。丘比特在这格外特别的旅行中,他决定去看看弗里基亚的人民如何款待远客。殷勤的招待,对丘比特而言,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异乡的流浪汉,经常都受到他的保护。

于是,这两个神打扮成穷人的模样,四处
。无论是高楼大厦或蓬门荜户,他们试着敲门,乞求食物和留宿处。然而,他们总是被傲慢的主人拒绝于门外。他们试了几百家,所得到的待遇都是一样。最后,他们来到一家最破败简陋的小茅屋前。没想到,他们刚一敲门,门就开得大大的,而且有个和气的声音在招呼他们进去。他们必须弯着身子,才能走进那低矮的门口。可是一到里面,就发觉身在一个非常整洁的房间里,有一对和颜悦色的老夫妇在欢迎他们,而且忙着张罗招待。

于是,这两个神打扮成穷人的模样,四处。无论是高楼大厦或蓬门荜户,他们试着敲门,乞求食物和留宿处。然而,他们总是被傲慢的主人拒绝于门外。他们试了几百家,所得到的待遇都是一样。最后,他们来到一家最破败简陋的小茅屋前。没想到,他们刚一敲门,门就开得大大的,而且有个和气的声音在招呼他们进去。他们必须弯着身子,才能走进那低矮的门口。可是一到里面,就发觉身在一个非常整洁的房间里,有一对和颜悦色的老夫妇在欢迎他们,而且忙着张罗招待。

老头子把一张长凳放在炉火边,请他们躺下来休息,舒活一下疲惫的筋骨。老太婆给凳上铺了一条柔软的毯子,她告诉客人,她名叫包雪丝,她先生叫斐利蒙。他俩结婚后,一直住在这间茅屋里,相亲相爱,欢乐年年。
“我们是穷苦人家”, 她说:

老头子把一张长凳放在炉火边,请他们躺下来休息,舒活一下疲惫的筋骨。老太婆给凳上铺了一条柔软的毯子,她告诉客人,她名叫包雪丝,她先生叫斐利蒙。他俩结婚后,一直住在这间茅屋里,相亲相爱,欢乐年年。我们是穷苦人家,她说:

“但是,贫穷并不是很坏的,只要你能够承认它,精神上的满足是很有助益的。”
当她一面谈着,一面也为他们忙着准备东西。把火炉里埋在灰烬中的炭火煽旺起来,直到火熊熊地燃着。放上一满锅的水,水刚煮开,她丈夫就从园子里带了一颗卷心菜进来,放入锅中,再加进一块挂在梁上的猪肉。当锅子正在滚时,包雪丝用她颤抖的双手把餐桌扶正,这张桌子的一只脚太短了,她用碎碟子把它垫高。然后,在桌面上摆出一些橄榄、萝卜和几个在灰堆里烤熟的鸡蛋。同时,卷心菜和猪肉已经煮好,老头子把那张摇摇欲坠的睡椅推到桌前,请两位客人就坐用饭。
他还给他们两只木碗,端上一缸酒,味道很像是醋,他在酒里兑了许多水。斐利蒙心里为能使这顿晚餐添加热闹的气氛而骄傲兴奋,他守着为见底的酒杯添酒。这对老夫妇因待客的成功而感到高兴,以致很慢地才发现奇怪的事发生。那一缸酒保持满盈的状况,不管从缸中倒出多少酒,酒缸永远是满满的一滴不少。当他们发现这个奇迹后,吓的面面相觑。他们垂下眼皮,默默地祷告。然后诚惶诚恐地以颤抖的声音求两位客人,宽恕他们以拙劣的东西待客。“我们还有一只鹅”,
老头子说:“你们本应该拿来孝敬您的。不过,如果你们能稍等一会,我这就去把它宰了。”无论如何,他们总无法捉到鹅,他们弄的精疲力竭,仍是徒劳无功。这时,丘比特和默格利看的觉得很好玩。

但是,贫穷并不是很坏的,只要你能够承认它,精神上的满足是很有助益的。当她一面谈着,一面也为他们忙着准备东西。把火炉里埋在灰烬中的炭火煽旺起来,直到火熊熊地燃着。放上一满锅的水,水刚煮开,她丈夫就从园子里带了一颗卷心菜进来,放入锅中,再加进一块挂在梁上的猪肉。当锅子正在滚时,包雪丝用她颤抖的双手把餐桌扶正,这张桌子的一只脚太短了,她用碎碟子把它垫高。然后,在桌面上摆出一些橄榄、萝卜和几个在灰堆里烤熟的鸡蛋。同时,卷心菜和猪肉已经煮好,老头子把那张摇摇欲坠的睡椅推到桌前,请两位客人就坐用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