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对新闻制作框架理论中,它是我们党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发展过程中提出的

本文在媒介文本分析理论的基础上,通过对中国当代时政期刊“主题内容”变迁,特别是“主题内容”中最显著的符号标志——“标题”内容变化特征的分析,提出中国当代时政期刊社会性演变的特征。在此基础上,本文以“新闻生产社会学”为理论视角,通过对新闻制作框架理论中“意识形态”、“新闻价值”和“媒介意向性”三个层面的针对性剖析,揭示出中国当代时政期刊变化特征的社会性动因。

“主流媒体”的问题是一个关乎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导权的国家战略问题。它是我们党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发展过程中提出的,与“舆论引导”相匹配的一个重要概念。

主题内容;新闻制作;意识形态;新闻价值;媒介意向性;主题内容;分析

主流媒体;生产;再生产

本文在媒介文本分析理论的基础上,通过对中国当代时政期刊“主题内容”变迁,特别是“主题内容”中最显著的符号标志——“标题”内容变化特征的分析,提出中国当代时政期刊社会性演变的特征。在此基础上,本文以“新闻生产社会学”为理论视角,通过对新闻制作框架理论中“意识形态”、“新闻价值”和“媒介意向性”三个层面的针对性剖析,揭示出中国当代时政期刊变化特征的社会性动因。

“主流媒体”的问题是一个关乎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导权的国家战略问题。它是我们党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发展过程中提出的,与“舆论引导”相匹配的一个重要概念。

主题内容;新闻制作;意识形态;新闻价值;媒介意向性

西方的主流媒体内涵已经固化和标签化,常与新闻专业主义和政治多元化环境联系在一起,例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西方用这把尺子量中国时,得出一个错误结论:中国无主流媒体。要反驳这种观点,必须建立去西方化和国际化的研究视野,并建构一般理论,以颠覆这种带有意识形态偏见的认知。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社会转型期中国主流媒体发展路径分析》认为,对主流媒体的考察既不能单纯从政治,也不能单纯从经济的视角去进行,而要从媒介文化的角度(主流媒体本质上属于文化领导权问题)去展开。

新时期以来,中国大陆经历了深刻的社会变革,同时,这一变革在中国的新闻改革进程中亦有体现。时政期刊作为中国时政发展的见证者和记录者,及时迅速地反映了政策变化,本文通过1978—2008年分别代表体制内与市场化两种不同属性的时政期刊《半月谈》和《三联》的1000篇标题进行主题阶段性变迁特征的梳理,发现两种属性时政期刊社会性变化的显著特征,既有共性,也有差异。

通过整合威廉斯的文化生产理论、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戴安娜·克兰的媒介文化生产理论,作者从媒介文化的特性入手,展开层层论证:媒介文化是当代社会的中心维度之一,是依托现代传播媒介技术而形成的社会辐射力最强的文化装置;它是连续不断的文化循环生产流程,是一个意义的传播、解读和创造的文化生产过程,也是各种参与者发挥能动性的过程和实现目的的机制;它还是一个充满斗争的场域、充满竞争性的文化空间。这就意味着,权力结构是媒介文化运转和意义生成的本质依据。

这些属于不同社会领域的新闻标题主题可分为三类:政策性主题、经济主题与社会主题。

媒介文化生产存在核心—边缘的循环生产的动态结构。居于核心的媒介和文化支配整个系统的趋势,边缘位置的媒介、组织和声音很多,它们与核心保持一定的紧张关系。在核心领域的边界存在高度的喧哗声,它们争相进入核心领域,其中的少数被核心领域吸收,以帮助其稳居核心位置。这个过程中的激烈竞争加剧了文化变迁。也就是说,主流媒体不是天生的、静态的,而是在历史的动态过程中被生产和再生产出来的。

时政期刊“主题”的共性特征,表现为两个方面:第一,主题的“条件一致性”。即社会政策的调整和变化是时政期刊“主题选择”的风向标,无论是体制内的《半月谈》,还是市场化的《三联》,都无一例外是对社会宏观政策的一种媒介话语方式的反映。第二,主题的信息融合性。在不同阶段中,同一主题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侧重点不同,以及由此带来的在同一本时政期刊中,四大主题之间比例的流动性变化,即三类主题彼此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不同领域的“主题”在历史纵向的发展过程中,彼此之间融合程度在逐步提高。第三,主题的“时代盘点”相似性。时政期刊都喜好做年终“主题盘点”报道,记录大的、有影响力的历史事件,做“时代的记录者”。

“无中心论”曾在新闻传播学界有一定市场。这种观点认为未来的新闻生产是众筹生产,是一种无中心的生产。过度强调技术离散特征、分众化特征和多元传播路径特征,其实质是对建制化、机构化媒体的否定。英国社会学家、媒介学者尼克·库尔德利主张,我们要谨防把这一切变化归于技术的一种因素。我们所谓的“媒介”的变化总是技术、阶级、社会和政治力量交叉产生的结果;媒介机构与社交媒介连接是维持其社会地位的一种方式,但尚无迹象表明,对国家一级的广播公司的需求正在下降。新媒介中心固然要适应新兴媒体的价值生产逻辑,比如聚合资源、响应需求、创造价值等,但这种看似开放的生产背后并不是无阶级和权力关系的,其实质是权力博弈和权力控制。制度化、机构化的媒介组织既是这种生产的基础,也是生产的结果。

时政期刊“主题”的差异性特征,表现为三个方面:第一,“主题”选择上的区别。体制内时政期刊偏向于选择没有争议的话题,市场化期刊选择的多为有争议的话题。第二,“主题”报道倾向上的区别。对比《半月谈》与《三联》在“政策性主题”的新闻报道上,最本质的差异在于对该主题的观察视角。《半月谈》对政策性主题的报道倾向于“正面宣传”,《三联》倾向于“批评分析”。第三,“主题”盘点类型的区别。时政期刊做年终“主题盘点式”报道时,《半月谈》与《三联》的区别在于,《半月谈》主要做新闻信息的综合和梳理,而《三联》擅长做具有“历史纪念性”的“主题系列报道”。对社会“主旋律”的坚持,两者的差异在于,前者突出的是对主旋律的“政策性”和“英雄模式”的弘扬,后者突出的是“时代性”和“个人模式”。

该书作者提出主流媒体的深层问题是知识权力问题,表层结构则是话语类型问题。合法化知识、官方话语和规范化知识、专业话语具有天然的权力优势,从而拥有“在中心”的潜能,与之对应的媒体就拥有天然成为主流媒体的优势。

借此,本文意在回答三个问题——媒介在新闻制作过程中所反映出来的“媒介意识形态”、“媒介新闻价值”与“媒介意向性”与时政期刊文本话语现象之间究竟是何样的三种关系。

那么,中心如何被再生产出来?书中通过建立社会结构转型、媒介结构转型和新的文化构型的联动关系,将媒介文化的循环生产机制放大到社会系统和环境中,进而形成一个对转型期主流媒体再生产状态进行观察的理论范型。

一、新闻组织与政治经济体制的关系:相对稳定的意识形态

依据上述理论,在对西方有关主流媒体研究成果的批判、借鉴和吸收基础上,作者为主流媒体下了这样一个定义:能够承担公共使命,在核心—边缘的媒介文化循环生产中持续起到议程设置的主导作用,有公信力和影响力,具有新闻专业理念的高质量媒体。

新闻组织与社会政治经济体制之间的关系,主要表现为意识形态。这里我们从两个层面来对连接媒介组织与社会政治经济体制关系的意识形态进行分析。

中国在任何时候都有主流媒体,因为只要存在媒体、媒体生态,就会存在媒介文化的生产。需要探讨的真问题,应该是我国主流媒体发展的三个转型阶段及其内在机制和特点。计划经济时代,社会的核心和边缘几乎重叠,大一统的党媒居于核心位置。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化的深入,则偏向于打造具备政治权威性和影响力的传统主流媒体、打造兼有公信力和影响力的市场化的新锐主流媒体。二者构成平衡和制衡的张力关系。该书重点分析的正是这个过程。进入21世纪,传媒生态结构被新媒体技术颠覆,一个去中心化—再中心化、核心—边缘位置再定位的转型过程开始。

首先是作为社会政治信念的意识形态。这个意义上的意识形态是相对稳定的,不易发生变化的。在当代中国的媒介环境下,任何一种媒介不是受市场控制,就是受国家控制。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媒介的所有制类型与媒介新闻制作的意识形态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其意识形态是由社会这个更大的环境基础所决定的。

在未来的国际传播秩序中,我们如何进入主流?这是一个比国内新型主流媒体研究更具挑战性的问题。目前,世界传媒格局中主流媒体的地位面临着很大挑战。一方面,进入21世纪,“去西方化”媒介理论研究已成一定气候,公共传播的民主化运动风起云涌,传播革命的呼声日高;另一方面,人类命运共同体观念的提出,使我国在国际传播领域具备了新型知识类型生产者的身份。现在,我们除了国家战略层面的媒介行动,还需进一步加强有关主流媒体的基础理论研究,这既是建设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学术需要,也是打造我国国际主流媒体的战略要求。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时政期刊文本中没有变化的两个核心方面:一是国家政策是时政期刊新闻选题和新闻报道的“风向标”。究其根本,就在于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在国家意识形态上“要坚定不移地坚持改革开放的国家路线”,而作为国家“意识形态”传播的重要媒介工具——时政期刊,必然始终要坚持这样一个理念,而不可能随意变更。二是话语形态的严肃、谨慎是时政期刊共同的、持久的一个特征。时政期刊作为国家政治导向的重要媒介形式之一,在话语形态上的严肃与谨慎,是对政治体制严肃与谨慎态度的一种媒介延伸,这是时政期刊话语的本质性特征。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其次是在政治信念意识形态基础上的媒介意识形态。这里的“价值观”即指主流文化价值观,它与“新闻价值”有所不同。这里笔者主要强调的是时政期刊“新闻价值”中具有本质性的、核心的一个宗旨。时政期刊具体的“新闻价值”都必须在这个核心的“主流文化价值观”基础上来建构、修改和完善。

作者简介

对于体制内时政期刊而言,它与政府的关系是从“依附关系”到“非对立关系”的转变。而市场化时政期刊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作为“监督角色”出现的。因此,这两种时政期刊对“社会主流文化价值”不同的意识形态形式就直接反映在了各自的媒介文本特征中。然而,无论是体制内的还是市场化的时政期刊,从“控制主体”的本质上来说,两者的“意识形态”都是一样的,即为“精英控制”。

姓名:甘险峰 工作单位: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二、新闻组织与社会文化结构的关系:相同“官方信息来源”反映的不同“新闻价值”

“新闻价值”是建立在“新闻意识形态”基础上的,更为具体地影响着“新闻制作”的一种组织模式。我们将以“新闻制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新闻来源”为本节的分析框架,分别对时政期刊“新闻价值”演变的“共性”与两种类型时政期刊“新闻价值”演变的“差异性”进行分析,由此对两种类型时政期刊话语演变特征作出解答。

其一,“新闻来源”在两种类型时政期刊演变中的“共性”。在“新闻制作”过程中,反映“新闻组织”与社会文化结构之间关系的第一个层面,就是媒介“新闻来源”,即新闻素材的来源。时政期刊作为社会时事政治新闻的主要媒介机构,“官方主导新闻来源”是时政期刊的一个基本特征。时政期刊中的新闻记者获得的有关时事政治活动的信息,主要来源于官方的信息通报。我们通过对《半月谈》中新闻报道的统计发现,政府活动、政策颁布、中央会议精神的传达是《半月谈》中主要的新闻报道形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原文使用官方提供的文件资料是其新闻报道的主要形式,即使是在市场化属性的《三联》中,其专题报道中,约有50%的深度报道文章,仍然可见其官方意识的明显痕迹。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新闻报道中具有“信息来源于官方”这样的标志,与时政期刊所需要建立的“权威性”和“公允性”有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